银河系外

远山迟暮掩绯色,近水深秋绘缙云

很多年前放学回家拍的了
取景于重庆一号桥

原著向生贺

·陪小天使过的第二个生日,Happy birthday!Dear Kastuki Yuriii.

·ooc警告

·是暑假的存粮,质量无保障,小学生文笔,可能会有bug,毕竟写的时候也是以为会改

·有人看的话后续尽量新年出,没人看以后就自己没事写着膜维勇,不发出来了

·是勇粉哦(此人废话真多)


他,如雪一般轻柔,随着少年的第一份欢喜,就扎根在心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一.

轻轻推开窗,意外地看到了长谷津四月的雪。

“什么情况?!明明都已经是四月了...”

就像年少的维克托一样,只需一眼,便驱散了心里的阴霾。

他是爱雪的。

方才母亲唤着他出去铲雪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禁锢在狭小空间,无法挣脱也不愿挣脱的他喊出来。母亲知道他很少会拒绝别人的请求,但这次回来无论做什么,都有一些漫不经心。利夫劝她不要打扰儿子,可她执意要来,好像铲的不是雪,而是儿子心里的忧愁苦闷。

勇利沉默,在母亲离去之后,添上衣服,随手拿上靠在墙边的铲子便出去了。

在关上手机的这一个晚上,勇利全然不知外面世界的情况,在长谷津胜生乌托邦这个仿佛与世隔绝的桃花源躲过了第一股“寒流”。但这第二股,对于勇利来说,就势必躲不过了。

此时,离维克多单方面宣布勇利成为他的教练,只有一分钟。

不知是维克托踏雪而来,还是雪随他而来,抑或,从一开始,他们就是一体的。

二.

刚推开门,与寒风撞了个满怀,就看见了一只酷似小维的狗...不,小维没这么大...不,不会是...应该不是他带来的吧...

巨贵十分热情地将勇利整个人扑倒在地,舔着他的下巴,又按了按他软乎乎的肚子。

勇利紧张地瞪大眼睛,升腾起一丝希望和惊喜,又似乎怕自己失望,说服自己般否认。

维克多可是俄罗斯的现代传奇,怎么会长谷津来这个偏远又毫无特色的小镇呢。

在迷蒙之中,父亲端盘走来:“是不是和小维长得一模一样呢?是一个长得很帅的外国客人带来的哟!”

等等...长得帅,外国客人...难不成是...

心中那点只能叫做火星的东西似乎遇氧满血复活了。勇利并不想放弃这一丝机会。脸上的慌忙已经掩饰不住,眼镜松垮地挂在脸上,哆嗦着推下巨贵,父母的关心声犹现耳边。

他却不像往常谢过父母的关心,只是下意识地奔走,略带无措,从未冷静思考过:万一那人不是心中所想呢?这样会不会冒昧了那个外国客人?他全然不顾平时在意并重视的礼节。倒像是溺水者一般,隐约感受到什么东西出现在身边,就不管是通向人间的支柱,还是步往死亡的海藻,只顾一把抓住了。赌着心中分明明了的千分之一可能,穿过水汽蒸腾,烟雾氤氲的浴室,他跌跌撞撞地冲向温泉。


未完待续的期中语文总结
今天又是语文小苦手
每到这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像诸位理科老师亲生的...文科除了历史让我死一死靴靴

出生在未来的林生日快乐!
本来之前上课时(咳)挤了三百字,但是由于好像有点虐就不打算今天放了。
这是很早之前抄的歌词(好的也是上课摸的),勉强放上来吧

入门级染卡,之前打算当林的生贺,然而好基友说她愿意作曲和我出歌(小娇羞x)

现在发想必已经离前排很远了

启明星的夜

  像旧时守夜的打更人一样
  在午夜的街头游走
  却无心打更
  只是颔首
  寒风吹不起衣衫猎猎
  路灯照不进其心幽幽
  露重霜浓透出万千迷离的光
  点缀着碎梦一场

  上课摸鱼的成果...就不要吐槽文笔辣鸡了。押韵...随缘。